我来拉萨最后唱两个月的歌

大冰是八零年生人,是九十年代末中国最早的一批背包客之一,不到二十岁,他带着手鼓去了拉萨,并在那里开了一间酒吧。

有一天酒吧来了一个年轻人。

他对大冰说:我想在你这酒吧住两个月,当驻唱行么?大冰看
他背着个吉他说:你是什么意思啊?

他说:没有人喜欢我唱的歌,他们觉得这不是一条正路,我来拉萨最后唱两个月的歌,然后把琴砸了回北京当兵了。

大冰说:那你唱一首歌我听听吧。唱完两首歌。

唱完。

大冰说:你不用走了,现在这个酒吧有你一半了,你现在也是这个酒吧的老板了,唯一一个条件是答应我继续唱下去,不要放弃这条路,因为你的歌我是一辈子也写不出来的。

这两天,赵雷和《成都》这首歌突然就火起来了。赵雷这个曾经只为少数人熟知的小众民谣歌手,因为在湖南卫视的《歌手》,打败林忆莲、迪玛希、杜丽莎,拿到第二,一夜爆红。

大冰曾评价赵雷:这么好的嗓子,这么好的创作能力,这辈子如果被埋没太可惜了,还坚信赵雷不红,天理难容。
回忆是思念的愁赵雷第一次认识赵雷是几年前从大冰笔下的故事,一路走来一直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情怀的民谣歌手。大冰说过赵雷不红,天理难容,故事和远方都是别人的,手中的酒和鸡汤才是我们的,酒不是烈酒,鸡汤里还有骨头。

这下赵雷真的红了,彻底红了。然而赵雷的创作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,像大多数民谣歌手一样,因为小众而时常要面对生计问题。他17岁到地下通道里唱歌,18岁去酒吧驻唱,20多岁揣着700多块钱踏上了外出的路,从此西藏、云南,四处流浪。

大冰在他的文章《不许哭》里,这样描写了赵雷:

赵雷叫赵雷,歌手,北京后海银锭桥畔来的。赵雷是那时拉萨的街头明星,每天他一开唱,成堆的阿佳和普木脸蛋红扑扑地冲上来围着他听。但他脾气倔,刺猬一只,只肯唱自己想唱的歌,谁点歌都不好使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