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身对人有没有影响

中国模特网讯国内综艺节目中,播到第二季,口碑不降反升的,不多。评价人数只有几千,评分却在8分以上,低流量高口碑的节目,更不多。这两点,《圆桌派》都做到了。这是一个神奇的节目。主持人是老腊肉直男窦文涛就算了,两季嘉宾没有一个小生小花。布景简单,没有LED和大屏就算了,总共就一个房间、一张桌子,外加一炷香。嘉宾们只顾着自己high
聊,动不动说出一些很文艺的话,但没有一句能上热搜、上头条的。

那,口碑都是从哪儿来的?从节目里来。第二季的第一期节目,讲的是出身,请到的嘉宾是马未都、柯蓝、蒋方舟。几个人都是窦文涛的老友,但有区分度:马未都、柯蓝都是从小在北京长大;蒋方舟呢,被窦文涛调侃为湖北襄阳一枝花,家人都是铁路职工。而窦文涛对自己的认定,一直都是从小城市石家庄走出的主持人,所以姿态上把自己划到了跟蒋方舟同一阵线。划好阵线,不是为了针锋相对,而是以自己为例子,来摆事实讲道理。窦文涛抛出问题:一个人的好处,和觉得你自己不好的地方,跟家庭出身有多少关系?蒋方舟接招,给自己戴了个凤凰女的标签:出生在小地方,爸爸是铁路乘警,妈妈是铁路子弟学校的老师。体制内的生活,在小范围里坐井观天,或许是一种幸福,一跟大城市迎面撞上,就看出落差来了。小城姑娘蒋方舟去广州的亲戚家,姨姥姥把家里孩子不要的衣服,都搬出来让蒋方舟捡。因为耳聋,很大声的说:翻吧翻吧,尽情翻吧!二三十年前,很多小城市的工薪阶层,过的都是这样的生活,但这并不是马未都、柯蓝过的生活。

马未都就说,他母亲从来不穿北京产的鞋,最次也是穿上海和广州的鞋。即使在蒋方舟成长的年代,这也算是相当中产的生活了。出身对人有没有影响,相信观众已经有各自不同的判断了。更重要的影响,是心态。蒋方舟的讨好型人格,窦文涛在北京孩子面前会羞怯,都从出身上找到了根儿。

马爷神补刀:河北的问题就在于,它是烘托北京的。
窦文涛发散:优越感,带来了混不吝的放飞自我。

蒋方舟升华:这种放纵性情,其实是对占用公共资源的不害羞。

这个过程,很像排球场上的一传二传进攻,一环扣一环,没了谁都不行。柯蓝呢?跟陆亦可一样三观超正,随时出来纠偏。这种打配合的结果就是:看似每个人都在扯闲篇儿,但都通过自己的表达,让答案自己跳了出来。

从节目第一季追到番外篇《圆桌女生派》,再追到第二季,你会发现: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扰,不管是明星、作家还是演员。节目里的每个嘉宾都没有光环,只有素颜。所以没有人设,只有真人;没有高潮,只有机锋。
《圆桌派》没有演,所以热度和传播率很难更上一层楼,但是内容都立得住。我的朋友陈先生说:可能中产阶层更愿意看《圆桌派》,因为清清淡淡不吵不闹没有撕逼,看了还能有点思考。口碑和流量,都是好东西,就看大家怎么选。其实,节目的气质,很大程度上是由做节目的人决定的。《圆桌派》其实是窦文涛的旧节目《锵锵三人行》Plus版。

窦文涛自己说过:锵锵是新闻,圆桌是生活;锵锵是公共,圆桌是私房。舞台上的话,是说给别人听的。深夜里的私房话,才是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的体己话,它可能有点糙,但不会美化,不打高光,因为不需要。窦文涛不是科班出身的主持人,也不一定是最适合谈话类节目的,因为他太不合乎标准了。

标准的主持人,或像倪萍一样以情动人,或像何炅一样什么话都接得住什么场子都能接。之前看到一个报道,《快乐大本营》的二十年特别节目,给何炅感性、眼红红的时间,只有10秒钟,时间一到立马就要切换回大家熟悉的快乐家族领队。这对窦文涛太难了,一个经常被扣上炮轰标题的主持人,不会说车轱辘话。时不时动作夸张得像表情包。插科打诨的时候,不是老熟人,可能都兜不住。

对丁璇女士,他的态度不是讽刺,而是戏仿。这其实是有风险的,拿捏不好尺度就会引起争议。窦文涛把原话说出来,把判断留给观众自己。即使是跟靠说话吃饭的同行比,他也算特立独行了:鲁豫的专长是抛砖引玉,让嘉宾说出自己的故事;金星有三宝:催婚、催生、问别人怎么好上的;蔡康永会引经据典,有温情也有冷箭。

窦文涛呢?直不楞登得像孙悟空。这几年可能年纪大了,不怼人了,火气褪掉了,也还是个直线型思维的真直男。但,一个健全的市场,一定是既有静水深流派,也有直抒胸臆的人。有的节目给你深夜鸡汤,有的节目给你苦口良药。选择的主动权,在你自己手里。看什么样的节目,成为什么样的人,同样是自己的选择。给自己一炷香的时间,看一期能引起思考的节目,才不会耽于声色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